以史詩建構精神高度

2018年08月26日 10:00:16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于洋

  在新時代的文化語境下,如何以視覺圖像的敘事方式再現過往歷史、表現當代社會?如何將國家、民族意志的維度與藝術家個體圖像敘事的能力有機結合?如何以視覺藝術特有的魅力感染觀者、回應新的時代課題?主題性美術創作的“廣大”與“精微”貫穿于當下主題性美術創作的重要課題之中。

  正如美學家蘇珊·朗格在《藝術問題》中所言:“藝術家表現的絕不是他自己的真實的情感,而是他認識到的人類情感。”主題性美術創作的接受與欣賞,有賴于藝術形式與主題內容共同達成的文化意趣與精神境界的升華,最終指向一種普適性、共鳴性的審美表達。民族、國家、地域等集體主義敘事的主題性美術創作,在藝術價值層面向深處發掘,史詩巨構或“命題作文”也同樣可以甚至更有利于在審美價值與藝術本體領域探尋精神的高度。

  藝術家在進行創作時,通過對于特定題材的理解和感知,在藝術表現中貫注了自身的民族理想、社會意識與愿望,于是在這些作品中,才能放射出既精深又博大、既深入純熟又樸實感人的魅力。由此,當代主題性美術創作在題材敘事與藝術表現角度方面,主要顯現為兩個層面問題:一是如何解決時代特征與藝術個性的關系,二是如何面對集體觀照與藝術家個體意識的關系。特定的表現題材所昭示的趣味取向與倫理價值,對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的要求更為具體,即通過藝術家向觀者和社會展示自身的學養、責任感與理想,對具有社會共識性的道德準則與歷史判斷加以弘揚。這一語境的建構,使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天然地帶有深刻的時代性,尤其當藝術家面對民族文明的宏闊母題時,這種歷史關懷的深度與厚度往往會最大程度地煥發出來。

  在中央美術學院建院初期,徐悲鴻從《中庸》章句中選取“盡精微,致廣大”,用于指導素描教學與繪畫造型,后來這一名句成為百年央美的校訓。某種程度上,“廣大”與“精微”的關系是辯證的,一幅作品可能凝結著中華民族整體的民族意志,而大題材的繪畫也應兼具“小品”的細節與準確。從創作論的角度而言,主題性美術創作往往對畫家提出更高要求,藝術家必須系統、深入、全面地了解其所表現主題的時代特征、歷史背景,為創作儲備全面的背景信息,同時選擇適合的風格技法,包括人物造型、構圖章法、畫面構成、敘事節奏等。從這一層面上看,主題性美術創作非但不會束縛藝術家的手腳,還極大豐富、提升了藝術家的全面修養,將其個體的藝術感知融入歷史與現實的廣袤題材空間。

  宏大敘事與微觀具體的視角和表現,都可能揭示一個民族的心理性格、一個時代的復雜訊息。回看百年來表現歷史與現實主題的本土經典繪畫名作,那些不同的人物形象,既鮮活生動,也可以從中感受到近代中國社會的脈搏與心跳。新中國成立之初,諸多作品從時代背景或重大歷史事件出發,深入到社會民眾的生活細節之中,油畫作品如董希文的《開國大典》、孫滋溪的《天安門前》、王文彬的《夯歌》,中國畫作品如葉淺予的《北平解放》、盧沉的《機車大夫》等,都從藝術家的個體視角,展現出一個時代的整體風貌,以至于當我們今天重讀這些經典作品,仍然可以感受到“共和國的早晨”那種清新而感奮的時代氣息。

  表現歷史與現實的主題性美術創作,其復合性與合目的性特征在于,一方面要強調歷史的客觀性、真實性,以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事件作為描繪對象;另一方面要強調創作者對歷史事件和人物的主觀評價、藝術理解,以此為基礎表現特定歷史與現實。主題的宏大特質與現實的生動性,往往需要創作者通過對表現對象和現實生活的真切體察,做出個性化的構思和表現。因此,主題性美術創作往往需要通過個體的藝術營構,編織描繪一個具有典型意義的“戲劇”場景,從而凝結為歷史事件、社會現實的高潮狀態的定格圖景,以此直接顯現或詩意地暗示一個風云激蕩、深刻而豐富的時代。

  在中西藝術史上,藝術家為了使個體感受與歷史真實相契合,常常翻閱大量歷史資料,并做相關的實地調查研究。這個“深入生活”的創作過程,在歐洲主題性繪畫發展歷程中也十分普遍。如19世紀法國現實主義畫家米勒為創作農民生活題材,毅然離開巴黎而舉家搬到巴比松農村,一邊種地一邊進行創作;俄國巡回展覽畫派畫家蘇里科夫為進行歷史畫創作,時刻注意觀察、收集俄羅斯的歷史資料,并在創作每一幅作品之前都要反復勾勒諸多草圖,對畫面上眾多人物都要逐個先畫肖像習作;與之同時代的畫家列賓為創作《伏爾加河上的纖夫》,曾和纖夫們生活在一起,并對每一個人物的家庭、性格、經歷了如指掌,留下數以萬字的創作手記……他們都在深入體驗生活的過程中投入大量心血和精力,并將其灌注到創作中。

  正如作家二月河所說:“歷史小說創作者既不能抱取一種旁觀者的身份和不介入的態度,又不能把歷史看成是與現實社會毫不相干的東西,要把自己投入進去,找到歷史與現實之間的脈息,讓歷史真正活起來,既讓讀者感到真切、地道,又讓讀者有所鑒戒和教益。”事實上,主題性美術創作也應遵循相通的原則,即表現歷史與社會現實的創作應尊重歷史與藝術創作之間的關系,總體上必須依循歷史事實,不能憑空臆造或任意改編;具體上應努力發揮藝術的想象力與創造性升華。這就對主題性美術創作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是主題性美術創作在“圖寫歷史”的社會功能上有所顯現的根據與原因。

標簽 - 美術創作,主題性,藝術家,史詩,文化意趣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浙江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