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與人民是一個整體

2018年09月09日 11:05:31
來源: 紅色文化網 作者: 劉潤為

  作者題記:這是8年前我在文獻紀錄片《毛澤東遺物的故事》研討會上的發言。謹以此文紀念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逝世42周年。

  《毛澤東遺物的故事》是一部優秀的文獻紀錄片,甚至可以說是近年來不可多得的一部文獻紀錄片。

  片子精心挑選毛澤東的20件遺物,由此生發開去,展示毛澤東的生活、情感、思想、道德、情操、戰略、業績的某一側面。這些不同側面盡管遠遠不能囊括毛澤東的全部,但是它們組合在一起,同樣為觀眾展現了一個立體的毛澤東、有血有肉的毛澤東、可親(也有普通人的情感、生活)可敬(超越普通人的思想能力、實踐能力、道德能力)的毛澤東。整部作品史料翔實,信息的新穎量大;風格樸實,筆調委婉,抒情性強。這些藝術上的追求,與作品所要表現的內容取得了水乳交融般的統一,因而具有感動人心、發人深思、凈化心靈的力量。

  總之,我們應當感謝這部片子的創作團隊,因為他們以這種獨特的表達形式,維護了我們黨的形象、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中國革命史以至整個中國近代史的尊嚴。記得在本世紀初的一次紀念毛澤東的會上,主持者讓與會者在簽到簿上寫下一句話,我寫了“人民肯定毛澤東,就是肯定人民自己”幾個字。在長期的艱難的革命、建設進程中,毛澤東和人民結成了完整的不可分割的整體。他既是人民的一員,也是人民的領袖,又是人民根本利益的象征。他的一生,他的思想和實踐,與我們黨的生死存亡、人民的安危禍福、中國的前途命運緊緊地連在一起。否定了毛澤東,也就否定了我們黨的歷史,否定了近代以降中國人民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的理想與實踐,否定了中國人民選擇的社會主義道路。這樣一來,我們黨的執政地位,我們黨帶領人民進行的一切奮斗和取得的一切成果,就統統失去了歷史合法性,中國就必然要改變執政力量、政治體制和前進方向。古人說:“欲滅其國,必先去其史。”正是因為臧否毛澤東直接關系到我們黨、我國人民、我們國家的前途命運,所以國內外那些想顛覆我們的人,搞歷史虛無主義的人,搞民主社會主義的人,總是要處心積慮地否定毛澤東,手段可謂無所不用其極。30多年來,這股思潮從來都不曾止息過。

  這部片子再現了真實的毛澤東,也就等于為毛澤東辯了誣。比如稿費問題。有人說毛澤東是新中國的第一個億萬富翁,因為他的稿費有1.31億元人民幣。片子用毛澤東的生活賬目單和他的生活管理員的親歷證明:直到毛澤東臨終的時候,他的稿費只有124萬(舊幣)多一點兒,而且身后全部歸公,未給子女留下任何財產。又比如《沁園春?雪》的問題。有人說這首詞為胡喬木所作,仿佛毛澤東成了共產黨內的牛蒲郎。片子從毛澤東詩詞手稿切入,真實、詳細地敘述了這首詞從創作到發表的來龍去脈,從正面證明這首詞正是毛澤東雄才大略和汪洋文思的外化。記得胡喬木的女兒胡木英也說過,“按照父親的性格,他不會寫出主席那樣的氣魄”。應當說,這是一句實話。

  當然,我們在這里講要擁護毛澤東、維護毛澤東,并不等于說要掩蓋毛澤東的錯誤。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其實,即使是圣賢,也不可能沒錯。但是,“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論語·子張》)毛澤東作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偉大領袖,他即使有錯誤,也是前進中的錯誤,追求偉大目標中的錯誤,為人民謀幸福中的錯誤,其中沒有任何委瑣、卑鄙、庸俗和低級趣味的成份。正如列寧在評價倍倍爾、盧森堡時援引的諺語所說:“鷹有時比雞飛得低,但雞永遠不能飛得像鷹那樣高。”我們只有用這樣的觀點來看待毛澤東的錯誤,才比較符合實際。進一步的問題是,有些我們認為是毛澤東的錯誤的東西,從大視角來看,從大尺度的歷史眼光來看,其實也未必是錯誤。由于我們的胸懷、眼界、教養、經驗和學識遠遠不能和他老人家相比。對于他老人家做過的一些事也許我們根本就無法理解,于是就認為是錯誤,恰如羅馬教廷不能理解哥白尼的日心說一樣。所以我認為,對于毛澤東的某些疑似“錯誤”,我們一時還搞不太清楚的、還沒有多大把握的,還是以不輕言、不妄斷為妥。讓實踐再檢驗一段時間,沒有什么壞處。我們常說批評同志要慎重,難道批評毛主席就可以采取輕率的態度嗎?

  我希望所有對歷史采取科學態度的人,對國家、民族采取負責態度的人,都能像這部片子的制作人那樣,采取多種形式向廣大群眾特別是青少年真實地介紹我們黨的歷史。這個工作做細致了、做全面了、做扎實了,對黨和領袖的誣蔑不實之詞也就失去了市場。

標簽 - 毛澤東,偉大領袖,黨的歷史
網站編輯 - 蒲韜
浙江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