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傳世之心面向未來

2018年09月21日 09:06:09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顏妍

  “傳世之心”不是抱殘守缺、將微弱火種艱難傳遞,而是一種面向未來的創造,不是去守住文學的舊殼,而是去激活能量,闖出新路

  “有人困惑不解,為什么有這么多的青年對文學創作感到興趣?有人認為這可能只是一時的熱鬧,只是曇花一現,擔心后繼無人。我看這困惑、擔心都是多余的。我始終相信那句老話:生活培養作家。”

  這是巴金先生寫給1986年全國青年作家創作會議致辭中的一段話。

  生活培養作家,文學薪火相傳。30多年過去,對文學創作感興趣的青年有增無減,青年作家的隊伍更是呈幾何級數壯大。遠的不說,剛剛發布的《2017年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顯示,目前國內僅網絡文學作者就有1400萬之多!可以想見,在這1400萬人中,青年作家占絕對比重。他們的寫作環境、寫作方式和發表途徑迥異于30年前的前輩,但如果追問寫作初衷,考察寫作背后的熱情、動力與期待,卻極有可能相差無幾。一代又一代青年作家從不同道路走向共同的文學理想,正是有他們的生生不息,才有中國文學的蓬勃活力。

  生活培養作家,這“培養”自然包含豐富發展的社會現實對作家的哺育與滋養。今天廣義上的生活是日新月異的社會發展,得益于此,這一代青年作家普遍受教育程度高、閱讀積累豐厚、視野開闊,構成他們寫作得天獨厚的優勢。當代生活在他們筆下有了更多面向和更深紋理,他們不再像父輩作家那樣盯著鄉村這塊文學根據地,城市、網絡、外太空都可以成為他們的書寫焦點,更年輕一代甚至直言不諱“我的故鄉是互聯網”。在向新生活開掘的同時,他們也憑借便捷的信息技術和頻繁的文化交流,更有底氣更有自信地向歷史深處叩問、從文化傳統中汲養以及向世界開放,這些都讓青年一代的文學別開生面。

  生活培養作家,這“培養”必然也不乏磨礪、考驗與挑戰。“江山代有才人出”,今日文學“才人”要想出類拔萃,尤其困難。困難既來自文學內部——一種藝術樣式高度發達,留給領異標新的突破口自然越來越少,更大更多的困難則來自文學外部——社會現實瞬息萬變,在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直接推動下,文藝觀念和文藝實踐都在發生深刻變化。作為創作主體的作家們受到的沖擊越來越多,面臨的誘惑也越來越多,網絡上“催更”的粉絲們嚷著“快啊快啊”,市場上出版社盯著碼洋說“要走量要走量”,消化這種新現實對一些作家來說力有不逮。

  某種程度上,今天作家所面對的困難絲毫不亞于甚至更甚于柳青、路遙們。

  從這樣的機遇與困難中寫出來、寫下去、寫得越來越好,是青年作家成長的必經之路。左手是讀者和市場,右手是文學信念和文學理想,今天已經沒有必要再在二者之間人為地設置藩籬。真正好的文學寄托文學信念、忠于文學理想,同時又是擁抱讀者、贏得市場的。青年作家們理應有抱負去開創這種為人民所需、也讓文學歷史為之驕傲的可能。在新的時代背景下,不是去守住文學的舊殼,而是去激活它的能量,煥新它的形式,“以最大的氣力打進去,以最大的氣力打出來”,以破代立,闖出文學的新路。

  這種面向未來的勇氣和魄力同樣應該是青年作家得天獨厚的。“凡作傳世之文者,必先有可以傳世之心”,很多人覺得,讓初涉文壇的青年作家抱定“傳世之心”是一種奢談。實則不然。其一,越是起點處,離文學初心越近,越該保持純粹的沒有被亂花迷眼的文學理想;其二,這里的“傳世”不是抱殘守缺,將微弱火種艱難傳遞,而是一種面向未來的創造,是用自己的創作來為文學的未來摸索探路,給讀者真正需要的理想文學賦形。傳世之物不是別的,是正在進行時的文學創造。

  青年作家只有持傳世之心,有勇氣面向未來,才能在創作中不被流俗的價值觀念所綁架,才能不煢煢孑立、喃喃自語于鮮活的時代生活之外,才能去除浮躁、以最大誠意開墾與突破。嚴格說來,作家年齡大小、青年與否對文學來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寫出好作品。畢竟,保存我們的文學信念和文學理想的,不是別的,正是一部又一部傳世經典;標記一個作家成長的,也不是別的,是其靠作品一筆一畫刻下的扎實進步。

標簽 - 傳世,未來,文學理想,青年作家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浙江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