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獎項的標準應回歸文學本身

2018年09月27日 09:34:25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趙志疆

  已經舉辦九屆的四川文學獎正激起輿論強烈關注——不是因為參評作品,而是因為評獎活動本身。

  主任給副主任評獎,隨意增加獲獎名額,評獎結果不公示……針對近日公布的第九屆四川文學獎評獎結果,攀枝花詩人曾蒙發文,認為“評比過程存在漏洞,監督機制形同虛設,評選過程缺乏公正性”。

  近年來,文學的式微頻頻被人提及。身處傳媒出版空前發達的時代,很多人往往發出“優秀文學作品難覓”的感嘆。與此同時,形形色色的文學獎卻日漸成為炙手可熱的話題,人們不僅津津樂道什么樣的作品可以獲得殊榮,更是密切關注其中是否存在不公平的“貓膩兒”。當文學靠文學獎中的爭議話題來提高公眾關注度的時候,不得不說成了一個“黑色幽默”。

  如果要評選一個最難評的獎項,文學獎應當仁不讓位列其中。正所謂“文無定勢”,文學本屬于藝術范疇,既沒有具體模板,也沒有標準答案,因此才有“文無第一”之說。然而,正因為評判標準自在人心,評比程序的客觀公正就顯得尤為重要。唯其如此,才能使公眾確信,評委秉承的是基于文學藝術的判斷,而不是妥協于文學之外的“生活藝術”。

  以此而論,第九屆四川文學獎的評比過程難稱嚴謹。雖然主辦方否認“主任給副主任評獎”,但主辦方同一部門中兼具“裁判員”和“運動員”是不爭的事實;關于“隨意增加獲獎名額”,盡管主辦方作出了“兒童文學獎項出現空缺”的解釋,但并未平息“隨意增加名額”的質疑;至于“評獎結果不公示”,更是以主辦方直接道歉告終。總而言之,外界質疑并非捕風捉影,深陷輿論漩渦之中的主辦方,自然不能視若無睹。

  凡此種種,主辦方手中過大的自由裁量權一覽無遺。基于此,公眾有理由擔心,自由裁量權是否會向文學之外的因素傾斜。這樣的擔憂并非杞人憂天。按照四川省文化廳相關規定,作家要想獲得文學創作一級(正高級)職稱資格,獲得四川文學獎是專業成果條件之一。當獲獎與職稱晉升聯系在一起,作家是否還能心無旁騖自由寫作?當親朋好友、下屬同事的前途命運盡在己手,評委還能否超然物外秉公而斷?

  當然,不能斷定評委“內舉不避親”一定就有問題。問題是,如何確保“舉親”取信于民。對于這個話題,郁達夫文學獎堪為典范。與多數文學獎實行“不記名投票”不同,郁達夫文學獎的最大特點是“實名投票,評語公開”。對于評委來說,可以“內舉不避親”,但要讓別人看到是誰投的票,以及依據是什么。對于公眾來說,亦不妨將更多評判權交給普通讀者。畢竟,文學創作從來都不是孤芳自賞的圈子活動,普通讀者的閱讀感受不應被忽略。

  從某種意義上說,“文學式微”之所以成為公共話題,文學作品與大眾閱讀之間的割裂不無關系。一方面,公眾抱怨“好書難覓”;另一方面,作家喟嘆“曲高和寡”。文學獎本身應成為聯系讀寫關系的紐帶,而不應進一步加劇雙方的隔閡——通過公開、公正、透明的評獎過程,不僅可以向讀者推薦優秀作品,而且可以幫助公眾提高鑒別和欣賞能力,從而帶動全民閱讀的興趣與能力。反之,如果文學獎陶醉于孤芳自賞,不僅與大眾閱讀漸行漸遠,其自身也難免淪為圈子里人情世故的溫床。

  文學的想象力在于創作,而不在于評獎。文學獎的核心在于“文學”,“獎”應是一種水到渠成的成果,而不是苦心經營的收益。如果文學獎能多一些專業和純粹,作家就能多一些自由和灑脫,公眾也不必將寶貴的想象力浪費在文學之外的細枝末節。

  (作者:大河網評論員)

標簽 - 四川文學獎,文學,作家,純粹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浙江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