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華崛起的進程中繼承發揚戲曲精神

2018年10月15日 08:54:12
來源: 中國文化報 作者: 何玉人

  恢復和振興戲劇藝術的新時期

  現實題材作品,用生動的戲曲藝術形式、鮮明的主題意蘊和對極“左”路線的批判,參與了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的偉大思想解放運動,這是現實題材戲曲進入新時期后的鮮明特征。改革開放初期,在傳統戲曲恢復上演的同時,現實題材以諸多作品集體亮相的陣容出現在各地的舞臺上,形成這個時期戲曲演出的主力陣營。

  京劇小戲《一包蜜》最先以喜劇的形式出現在戲曲舞臺上,引起了人們的喜愛和關注,它以辛辣的喜劇手法諷刺了拉關系、走后門、凡事不擇手段做交易等歪風邪氣。在觀眾的笑聲中對社會的不良傾向做了揭露和批判,涉及了一些引人深思的社會問題。接著,這種表現形式很快成為戲曲創作重要的表現手法。如花鼓戲《牛多喜坐轎》對“唯成分論”和“路線對了頭,產一粒谷也是勝利”的自欺欺人的錯誤路線執行者進行了無情的批判;萊蕪梆子《紅柳綠柳》對“割資本主義的尾巴”“一刀切”的做法給予了諷刺和揭露。花鼓戲《八品官》《六斤縣長》是最先出現的扶貧題材的作品,這些作品,沒有圖解生活,沒有說教,而是在風趣、幽默、詼諧的戲劇情境中抨擊了極“左”路線帶給人們的傷害,塑造了一心為貧困戶解決問題的黨的基層干部形象。莆仙戲《鴨子丑小傳》、豫劇《倒霉大叔的婚事》、花鼓戲《鎮長吃的農村糧》、阿宮腔《三姑娘》、漢劇《馬大怪傳奇》、呂劇《魂歸故里》等等,都是以喜劇形式出現的作品,或諷刺或夸張或含蓄幽默,它們絕不是藝術上的巧合,而是走進新時期的人們,為了“能夠愉快地與自己的過去訣別”,為了“把陳舊的生活形式送進墳墓”而在藝術上作出的選擇和貢獻。

  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推進,新生活撲面而來,新的觀念、新的生存方式撞擊著每一個人的心靈,社會生活發生了急遽的變化。現實題材作品敏銳地捕捉這一時期的生活內容,在很短的時間里創作出了多部內容真實、人物形象鮮明生動、深刻反映社會變革的作品。如評劇《風流寡婦》塑造了一個具有變革精神、追求幸福和夢想的嶄新婦女形象。宜春采茶戲《木鄉長》塑造了一個品行高尚、清正廉潔、敢于和腐敗分子作斗爭的農村基層干部形象。川劇《山杠爺》深刻揭示了千百年來中國廣大農村從鄉紳管理、人治為本的傳統管理模式向全新的法治社會轉變過程中的陣痛。豫劇《兒子老子和弦子》以輕喜劇的形式,諷刺、批判了金錢對人性的扭曲,同時也揭示了兩代人不同的生活觀和對精神、物質需求的不同價值觀。正是這些貼近時代、貼近現實、老百姓喜聞樂見的生活故事,賦予劇作鮮活的生命力。

  在宏闊的改革大潮中,社會生活像一個多棱鏡,它折射出了令人無法想象的豐富與多樣,舞臺上也涌現出了很多優秀現實題材作品,如描寫大包干背景下農村的秩序、道德、權利等生活內容的淮劇《雞毛蒜皮》,描寫貧窮生活帶來不協調婚姻的《奇婚記》,頌揚自主自立、自強不息、主張正義的農村婦女的《路邊店》,以及《紅果紅了》《螞蜂莊的姑爺》等等。

  表現多元生活的新時代

  隨著改革開放的逐步深入,社會生活發生了全局性、歷史性變化,現實呈現出多元多彩的生動局面,沸騰的當代生活對戲曲這門古老的藝術形式提出了新的要求。戲曲創作表現現實、表現當下,既是時代的呼聲,也是現實題材戲曲作品繼承傳統、創新發展的途徑。

  現實題材戲曲作品涉及改革開放新時代整個歷史過程的多個方面。廣大藝術家既是改革開放的見證者,也是實踐者,他們緊跟時代腳步,努力把握變革的律動,以人民為母親,以生活為源泉,運用現實主義的方法和堅持戲曲藝術的審美精神,努力反映時代生活,塑造新的人物形象,創作出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現實題材的戲曲作品始終是藝術家的自覺追求。淮劇《丹鳳湖畔》《十品村官》、花鼓戲《十二月等郎》、花燈戲《梭羅寨》、豫劇《香魂女》《丑嫂》、滬劇《挑山女人》、漢劇《馬大怪傳奇》等作品,是新時代農村改革發展一幅幅韻致獨具的風情畫,是歷史進程中一個個鮮活的、有血有肉的人物生命史,也是新時代農民的生活、思想、情感和人生況味真實而細致的寫照。從這些立意新穎深邃、構思寓意精巧、表現手法獨特的作品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現實題材通過對中國農村改革進程中基層政權建設的問題、農村的留守問題、精神文明建設問題、生態保護以及農村女性從傳統走向現代的心靈史和生存方式等問題的關注,繪就了勤勞致富勇于開拓的時代精神等多方面的生活圖景。

  2006年1月1日,國家停止了對農業稅的征收,《馬本倉當“官”記》以敏銳的政治判斷和評劇藝術的表現形式,將在中國延續了兩千年的農業稅取消,作為解決全劇矛盾糾葛的處理手法,它化解了“交皇糧”中人們艱難的處境和相互之間的矛盾。正是這樣的現實變革為劇作提供了活水源頭,也正是有了這樣的故事,劇作有了鮮明的時代感和深長的意味。

  現實題材戲曲作品,拉近了生活與藝術的關系,用藝術的審美方式把握真實的生活存在,從而使生活真實進入藝術的境界,讓現實煥發出藝術的神韻。現實題材戲曲與新時期城市社會變革中人們的生存狀態緊密聯系。眉戶戲《遲開的玫瑰》通過城市青年喬雪梅贍養父親、撫育弟妹、奉獻青春的故事,對自我與家庭、理想與責任、奉獻與索取等現實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思考。眉戶戲《大樹西遷》以“胸懷大局,無私奉獻;弘揚傳統,艱苦創業”的“西遷精神”,描寫上海交通大學青年知識分子為適應新中國科學和工業建設需要的奮斗歷程,以及他們所經歷的情感嬗變、心路歷程,以及熱血擔當的人格精神和忠誠的報國情懷。秦腔作品《西京故事》深刻地反映了城市發展過程中農民工艱難的生存狀態、精神狀態等生活真實,以小故事折射出社會的大問題。這些作品以強烈的現實意義、突出的時代精神、對底層百姓生活的關注和精湛的藝術表達方式,得到觀眾的好評。

  春風化雨,萬物崢嶸,豐富、多元、多彩和欣欣向榮的當代中國社會,為現實題材提供了多角度、多側面、全景式的表現對象,成為當代人生活、情感和歷史變遷的時代見證。它對當代社會的時代風尚、價值觀念、審美文化等產生著復雜而深刻的影響。近些年,滑稽戲涌現出了多部觀眾喜愛的現實題材作品,為現實題材戲曲創作蹚出了一條成功的路子。《一二三起步走》為我們展現了當代少年兒童身上傳統美德的光彩。《青春跑道》從青春的視角講述一個關于理解和愛的故事。《快活的黃帽子》以人們最關心的住房問題為切入,描寫了搬家隊一群小人物的喜怒哀樂,以及他們的敬業精神和豁達向上的生活態度。《顧家姆媽》用超越親情的大愛和濃郁的江南情調描寫了普通百姓的凡人善舉,傳遞和弘揚著人性與母愛精神。這些作品,繼承了滑稽戲反映現實生活、積極樂觀、滑稽輕松中飽含嚴肅、熱鬧甘甜中孕育苦澀、幽默雋永中蘊藏深沉,以及寓教于樂、情理相融的傳統,使滑稽戲成為現實題材戲曲創作令人矚目的演出形式。

  廣闊的現實生活為現實題材戲曲創作提供了取之不盡的題材源泉,例如根據毛澤東主席一位親戚的故事創作而成的湖南花鼓戲《老表軼事》,描寫鄉村教師的使命感和母愛情懷的越劇《巧鳳》,寫堅持原則、熱心為群眾辦案的警察的花鼓戲《鄉里警察》,寫青年工人的評劇《黑頭與四大名旦》,寫知識分子的京劇《高高的煉塔》,寫支援新疆建設者的呂劇《補天》等。通過這些劇目以及其中的人物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代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和思想的嬗變,是一種具有時代意義的文化現象。

標簽 - 現實題材,戲曲創作,戲曲作品,萊蕪梆子,情理相融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浙江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