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文學教育的審美功效

2018年08月17日 11:05:45
來源: 河北日報 作者: 周思明

  作家用自己的心血來創作作品、反映社會生活,其根本目的是按照自己的理想去改造人性。無論哪位作家,在描繪社會生活時,都不會是毫無目的的“純客觀”反映,無論他是否自覺,在選取素材、塑造形象時,必然融入他對生活的評價,他的愛與憎,以及他的生活理想與對真理之探求。這也正是對于文學教育審美功效的最好回答。

  文學是以語言文字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社會生活的藝術。除了認識功能、娛樂功能之外,文學還有教育功能。無論在哪個國家,文學都是教育的重要載體和手段之一。語言學家、教育家張志公曾說:“我很重視文學教育。不是要求學生們人人成為文學家,但是人人要接受文學教育。”在推行素質教育的今天,文學教育的意義已經被越來越多人所關注和重視。

  文學是社會意識形態之一,我國先秦時期曾將文、史、哲等書面著作統稱為文學。現代則專指用語言塑造形象以反映社會生活、表達作者思想感情的藝術,故亦稱“語言藝術”。在一些學校的課堂上,文學教育注意挖掘語言的深層意蘊,體悟詞語的言外之意,分析作品的表達技巧,品評作品的風格特色和思想內容,從而提升了青少年的文學閱讀與鑒賞能力。顯然,文學教育不能離開語言訓練,否則就不可能達到文學教育的目的。文學是人學,文學教育就是培養人格的教育,人格教育包含知、情、意三個方面,其本質就是全面發展的教育。現代人格教育基本特征是突出個性和創新意識。從這個意義上說,審美個性的培養顯然是文學教育需要重視的關鍵點。

  車爾尼雪夫斯基說:“詩人或藝術家不能不是一般人,因此,對于他所描寫的事物,他不能(即使他希望這樣做)不做出判斷;這種判斷在他的作品中表現出來,就是藝術品的新的作用,憑著這個,藝術成了人的一種道德活動。”人們從優秀的文學作品中獲得信心和力量,使思想境界變得更加高尚。長篇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中保爾·柯察金的光輝形象,影響了世界上許多追求人生價值的青少年。郭沫若在談到文學教育的功效時,曾舉例說:一座尼姑庵里住著一位妙齡尼姑名叫慈門。一次,一伙強盜闖入尼姑庵,將慈門捆在柱子上,然后開始搶劫財物。慈門無法反抗,便很超然地吟唱了一首詩歌。詩歌說的是波浪在夜里漫過了蘆葦,這是很自然的事情。而暗含的意思是說,庵里的東西本來都是從外面取來的,現在被搶去也是自然的。結果那些強盜把她從柱子上解下來,財物一點也不拿,各自逃走了。他認為“這完全是因慈門超然的情感引起強盜們超然的情感”。可見文學教育的功效,正是通過凡此種種“審美情感”間接地發生作用的。

  我國古代很重視文學教育,詩、書、禮、樂在古人的政治、經濟、社會、生活等領域,占據很高的地位,有著很重要的作用和價值。孔子非常重視“詩”的教育,贊《詩經》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無論從思想內容、藝術形式,還是知識的豐富程度來說,學《詩經》之于文學教育,都有很重要的意義。隋唐時期科舉制度是以詩賦取士的,所以詩賦教育亦成為當時國學教育的重要內容。明清以后,文學教育有所削弱,但從教育整體而論,文學教育一直是受到重視的。五四運動推進了新文化興起,胡適曾經提出“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將國語和文學緊密聯系在一起,可見文學教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與意義之不凡。

  我國基礎教育體系一直都很重視文學教育,但以往在有些語文課堂上進行文學教育的方法卻是機械的、刻板的、碎片化的、不科學的。面對一篇頗具文學性的文本諸如魯迅雜文或李白詩歌,不是放手讓學生去閱讀、領會其寫作特色、篇章結構、思想意蘊等多元要素,而是按照慣例給出所謂的“標準答案”。這樣的語文教學將原本豐富有趣、意蘊多元的文學文本分得釘是釘,鉚是鉚,看似條分縷析、一清二楚,實際上卻流失了最為寶貴的文學味道、文學營養、文學魅力。應該說,這樣的文學教育至今仍有很大的市場,還需要進一步改進。

  文學教育的基本任務在于幫助人們尤其是青少年汲取有用的知識,而其深層價值則是塑造人們的靈魂。優秀的文學作品可以塑造人的靈魂,提升人的素質。魯迅說過:“在小說里可以發現社會,也可以發現我們自己。”狄德羅認為:“詩人、小說作家、演員,他們以迂回曲折的方式打動人心。”美學家王朝聞也說:“認識藝術里的生活的能力有所提高,它也一定反作用于對普通實際生活的敏感。”作家用自己的心血來創作作品、反映社會生活,其根本目的是按照自己的理想去改造人性。無論哪位作家,在描繪社會生活時,都不會是毫無目的的“純客觀”反映,無論他是否自覺,在選取素材、塑造形象時,必然融入他對生活的評價,他的愛與憎,以及他的生活理想與對真理之探求。這也正是對于文學教育審美功效的最好回答。

標簽 - 文學教育,審美個性,文學魅力,審美情感,文學作品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浙江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