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君子之風

2018年10月17日 15:39:09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梅松

  中國傳統文化中,君子是一個高潔的字眼。“君子”一語,廣見于先秦典籍,而后孔子為“君子”一詞賦予了道德的含義,自此,“君子”一詞有了德性。在儒家思想中,君子指人格高尚、道德品行兼好之人。

  金錢是世間萬物中讓世人又恨又愛的東西,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如何看待金錢,如何看待財富,如何看待困厄時的不得志,便成為檢驗君子德行的一項重要標準。

  《論語·衛靈公》云: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這應該是孔子對君子最好的闡述與踐行。孔子一行在陳國斷了糧,跟隨他的人都餓倒了,站不起來。子路滿懷怨氣來見孔子:“君子也會如此困窘嗎?”孔子說:“君子處境困窘時,仍能堅定不移,信仰不變;而小人困窘時,就會任意妄為,沒有顧忌,不能把握自己。君子無憂,不懼困窘,視個人富貴安樂如浮云;而小人終日為私利憂愁。”

  只有在艱難時刻才能見品格,這就是孔子所說的,君子在窮困中仍會堅守節操。小人一旦遭受窮困,那就無所不為了。

  對于君子形象描述最為廣泛流傳的當然是《周易》所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個句子出自孔子為《周易》寫的《象傳》。兩句意謂,天(即自然)的運動剛強勁健,相應于此,君子處世,應像天一樣,自我力求進步,剛毅堅卓,發憤圖強,永不停息;大地的氣勢厚實和順,君子應增厚美德,容載萬物。

  歷史上,讀書人又被稱為士,世俗稱為書生,他們大多熟讀四書五經,尊崇圣賢道德,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繼承者與闡述者,也是中華文明與道統的傳播者與守衛者,中國知識分子歷來以儒家倡導的君子品格作為自己追求的目標。正是他們幾千年的堅守,才有了中華優秀文明的生生不息。

  世事紛擾,一帆風順的終究是少數,人總難免有遇到挫折之時,但是,如何面對困厄才可看出一個人的德行。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君子奉行“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孟子的這句話也成為了兩千多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立身處世的座右銘,寄托了人格的象征,是對孔子“君子固窮”思想的發揚光大。

  對于金錢的態度,對于困境的處理,最能體現一個知識分子的品格。金錢是君子的試金石,這份傳承,不單是古代士人如此,近現代知識分子也是如此,依然傳承君子這份高潔品格。尤其是近代以來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轉型之際,那些既接受了傳統文化熏陶又沐浴過歐風美雨的知識分子,更能體現這種優秀的君子品格。

  對傳統文化有深厚研究又在美國留學接受西方教育的胡適曾說:“金錢不是生活的主要支撐物,有了良好的品格,高深的學識,便是很富有的人了。”這可以看作那一代知識分子對物質金錢的態度。

  被稱為是“學界泰斗”的蔡元培,辛亥革命后曾任司法部長、教育總長、中研院院長、北京大學校長等多重職務,可謂位高權重,掌管了巨額的錢財物。可是,經手再多的錢,那也要公私分明,不沾分毫。誰也沒有想到,蔡元培晚年旅居香港,生活極端拮據,生病后無錢請大夫,常常苦熬支撐。但是即使如此他仍不忘周濟別人。1940年3月3日,貧病交加,溘然長逝。蔡元培死后無一間屋、一寸土,且欠下醫院千余元醫藥費,就連入殮時的衣衾棺木,都是商務印書館的王云五先生代籌。一代大師,其清貧如此,讓人唏噓。

  被稱為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的胡適,曾任北京大學校長,一生愛才,用自己的工資幫助許多讀書人。1919年,林語堂到美國哈佛大學留學。沒想到留學期間,經費用盡,生活斷炊。走投無路的他,只好求助于北大任職的胡適。“能否由尊兄作保他人借貸1000美元,待我學成歸國償還。”不久,林語堂就收到了胡適的匯款。胡適說:“這是工資預支款,君歸國后,一定要回北京大學工作。”哈佛畢業后,林語堂又赴萊比錫大學讀博。他電報胡適:“再向學校預支1000美元。”

  后學成回國,林語堂如約到北大任教。他找到校長蔣夢麟,萬分感謝。蔣校長感到意外:“哪兩千塊錢?”林語堂這才知道,學校根本沒出過這筆資助,那都是胡適個人的錢。而且這件事,胡適從沒有向外人說過。

  胡適資助的不僅只有林語堂,還有吳晗、羅爾綱、周汝昌、李敖、沈從文、季羨林、千家駒等一眾才子。

  他不僅僅資助才子,也資助販夫走卒。

  抗日戰爭時期,胡適曾任駐美大使,許多人沒有想到,他居然要靠借債過日子。當時他經濟壓力很大,不得不從各方面節省開支,連給妻子買東西,也盡量托人捎帶,以節約郵資。

  按說,大使有一筆特支費是不需要報銷的,但胡適沒有動過一分,全部上繳國庫。

  1962年2月24日,胡適因心臟病猝發倒地逝世。胡適死后,秘書清點遺物時,發現除了書籍、文稿、信件外,胡適生前留下的錢財,只有135美元。

  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他掌握著數額巨大的清華基金,一生為教育奔波,自己卻過著清貧的生活。1962年5月19日,梅貽琦病逝,享年73歲。梅貽琦生前隨身攜帶一個手提皮包,到醫院住院后一直放在床下一個較為隱秘的地方。兩星期后,在各方人士監督下,秘書將皮包啟封。當包打開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原來里面裝的是清華基金賬目,一筆筆清清楚楚地列著。睹物思人,在場者無不落淚。

  “云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風,山高水長。”這些在學術上和教育事業上卓有貢獻的知識分子,以自己的行動,傳承和踐行著傳統士人的優秀品格。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知識分子的言傳身教,君子之風才代代相傳,綿延不斷。

  (摘自《深圳特區報》2017年9月12日)

標簽 - 君子,君子固窮,胡適,中國傳統文化,周易
網站編輯 - 李悅
浙江体彩网